開拓者量化網 資訊頻道 新聞資訊 國內 程序化交易, 爭議中如何前行?

[轉] 程序化交易, 爭議中如何前行?

2016-01-07 00:03 來源: 李磊 瀏覽:452 評論:(0) 作者:開拓者金融網

  市場靜待管理辦法出臺

  為引導程序化交易規范發展,去年10月9日,中國證監會就《證券期貨市場程序化交易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管理辦法》)公開征求意見。同日,國內四大期交所和兩大證交所也分別就各自的程序化交易管理實施細則公開征求意見。如今,已過去將近3個月,該管理辦法和具體實施細則仍未出臺。

  期貨日報近日在采訪中了解到,目前市場相關各方都在等這一辦法及實施細則,以此對程序化交易系統、策略及管理作調整。

  另有一些市場人士向表示,帶來加大市場波動、影響市場公平性等消極影響的不是程序化交易本身,而是個別利用程序化進行高頻交易擾亂市場秩序的“壞孩子”,希望今后在程序化交易監管上能有所針對和側重。

  程序化交易帶來了什么

  期貨市場中,套保和投機是一對共生群體,沒有投機者提供的流動性,就沒有套保者足夠的套保機會。多數程序化交易者屬于投機者,他們基于價格本身的運動軌跡制訂交易策略,為套保交易者提供足夠的市場深度。

  安誠數盈董事長毛煜春介紹,目前美國股市和期貨市場至少80%的交易量來自做市交易,這些交易幾乎全部屬于程序化交易。大多數投資經理都在使用程序化交易系統來輔助交易和資產管理。

  國內的程序化交易出現相對較晚,但這幾年發展極為迅速,尤其是股指期貨推出后,各類基于市場中性的交易策略不斷豐富,極大提高了市場中使用程序化交易的數量。與此同時,近幾年隨著國內資本市場的逐步開放,新的投資理念被源源不斷地引進,各交易所也適時推出了套利交易指令,各種各樣的程序化交易系統也被開發出來。

  有市場人士預計,國內期貨市場中,在股指期貨受管控前,程序化交易量占比30%以上。可以說,程序化交易為市場提供了足夠的交易厚度,為其他交易者提供了豐富的流動性。

  除提升流動性外,程序化交易也提高了交易者的交易執行力。

  “通過引進程序化交易系統,交易者的策略執行能力可以得到根本性提高,將投資成敗的關鍵集中于投資策略的成功與否上面。”海證期貨資管部負責人倪成群認為,程序化的交易決策過程比依賴大腦支配的人為決定更加公開化和理性化,人們依據交易系統發出的信號進行操作,而不是純粹依靠受情緒影響的經驗主義。如果一套交易系統是正期望值的,那么長期依照系統發出的信號進行交易,就可以發揮交易系統勝率高的統計學優勢。電腦程式交易系統的穩定度遠超過人工交易,可以幫助交易者跨過“跟著感覺走”的誤區。

  監管重點應該在哪里

  雖然程序化交易在國內已存在多年,但《管理辦法》中對程序化交易的定義是官方首次對其進行界定,即通過既定程序或特定軟件,自動生成或執行交易指令的交易行為。

  “這是一個非常廣泛的定義。”國內一位程序化交易者認為,廣泛的定義容易造成監管過程中精力分散,實際上,目前國內很多所謂的程序化交易只是將一些傳統的交易通過技術手段變得可視化和機械化,其對程序并沒有太大的依賴性。

  在這位交易者看來,程序化交易本質是基于對歷史行情的統計得出的概率占優交易時機的把握。程序化與技術指標的一個重要的區別在于,程序化是包含了資金管理和風險控制的完善的交易系統,而技術指標僅是告訴何時入場、何時出場。

  其實,監管部門對于程序化交易的關注由來已久。據了解,早在兩三年前,監管部門就曾專門摸排過國內證券期貨市場的程序化交易運用情況,并表達出“先觀察,不表態”的態度。但是,在去年股票市場出現異常波動后,監管層的態度明顯有了改變。

  香港金融資產交易及清算所董事長尹滿華認為,對于程序化最需要防范的是,一旦市場出現系統性風險,程序化交易的集中止損可能會在短期內對市場造成巨大波動,“比如美國2011年的‘閃崩’事件”。

  程序化交易之所以能夠興起得益于市場交易成本的降低。“美國上世紀60年代取消股票市場交易印花稅,也促成了后來程序化高頻交易的快速崛起,至今美國監管機構沒有禁止程序化交易,主要是因為它為市場提供了流動性。”尹滿華介紹,美國監管機構更多是針對利用程序化交易擾亂市場的交易者采取法律手段,而不是針對程序化交易本身。

  近幾年來,隨著程序化交易的興起,防范程序化交易對市場帶來的不利影響,對程序化交易進行規范正成為各國監管機構共同的選擇。

  2015年9月24日,日本東京證券交易所啟用了新的股票交易系統。新系統可抑制因電腦化交易而產生的股價急劇變動,減少投資者蒙受意外損失的風險。在程序化交易及買單或賣單集中的情況下,新系統可把股價每分鐘的變動控制在一定幅度內。同年10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CFTC將出臺規定,對自動交易程序進行測試與監督,以保證這些程序在緊急情況下可以被關閉。

  前述程序化交易者則把程序化交易比作正在蓬勃發展的機器人。“發展機器人是為了更好地服務人類,機器人本身沒有好壞,要注意的是機器人的設計者。程序化交易的本質也是一種‘計算機輔助系統’,關鍵要看用它來做什么。監管層可以從對市場的影響利弊角度進行監管,而不要針對具體的操作模式。”該交易者說。

  高頻交易并非只贏不輸

  多數接受采訪的程序化交易者表示,從《管理辦法》的內容來看,監管層最為關注的無疑是程序化交易中的高頻交易。例如,《管理辦法》中明確,程序化交易者參與證券期貨交易,不得“頻繁申報并頻繁撤銷申報,且成交委托比明顯低于正常水平”,不得“在收盤階段利用程序進行大量且連續交易,影響收盤價”。

  其實,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高頻交易對市場的影響一直都有爭議。雖然美國監管機構對1987年的股市“閃崩”和2010的股市快速下跌并未歸因于高頻交易,但其對高頻交易引發的不公平愈加關注。2009年下半年開始,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CFTC陸續出臺了一系列對高頻交易的監管措施,如禁止閃電指令、禁止無審核通路、對巨量交易者分配識別代碼及托管服務加強監管等。

  “2013年9月12日, CFTC進一步出臺了針對高頻交易的風險管理措施,包括交易前風險控制、交易后備案機制、交易系統安全防護機制和其他輔助風險管理措施。”上海外國語大學金融創新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路告訴。

  實際上,高頻交易絕非只贏不輸。除來自監管方面的限制性措施外,市場本身的競爭和進化也限制了高頻交易的收益。

  “高頻交易不是印鈔機。”毛煜春告訴,其實短線交易策略風險巨大,若再加上同業競爭激烈和物理接入手段的變化,可以讓一個策略在24小時內從有效變成無效。在美國數十萬億美元的市場中,高頻交易做市商每年的利潤始終保持在200億美元左右。“相對于市場規模,更類似于收取流動性服務費。”毛煜春說。

  一位從華爾街歸來的高頻交易者對說,高頻交易通過大量的往返交易,為市場提供了流動性,沒有了這些流動性,很多交易就無法撮合成交。

  “股指期貨受到管控后,期指市場上的高頻交易就沒有了,各合約買賣價差陡增,投資者的交易成本反而增加了。”該交易者說,“我們可以把高頻交易者想象成實體經濟中的經銷商,經銷商提供的是一個流通渠道,幫助賣家及時把產品銷售出去,經銷商在這個過程中賺取了差價,但你不能因為經銷商賺了錢就說他是‘魔鬼’,而且并不是每個經銷商都是賺錢的,只有那些把成本、庫存、現金流拿捏到位的才能實現穩定盈利”。

  相關機構正在或準備做調整

  一邊是監管部門對程序化交易監管的趨嚴,另一邊是交易者對程序化實實在在的需求,在《管理辦法》及實施細則未出臺前,期貨經營機構及時調整了自身的服務手段,并增強了風險防范手段。

  “我們已經停止了新的程序化交易的接入,等待監管部門具體政策的出臺。”國內某期貨公司營銷管理總部負責人告訴,他所在公司原本運行的程序化系統多數還在繼續,但高頻交易的多數已經停止。

  “一方面,股指期貨受限后策略無法執行;另一方面,商品期貨的交易手續費也在調整,流動性降低,高頻交易本身要調整自己策略。”上述期貨公司營銷管理總部負責人告訴,在各家交易所公布具體的程序化交易管理實施細則之后,他們將重新審視已有的程序化系統,并按照規則謹慎接入符合監管要求的程序。

  在期貨公司謹慎接納的同時,一些技術公司已經根據各家交易所出臺的實施細則征求意見稿設計相關程序化監控產品。

  “合規是發展的前提,我們利用技術手段幫助交易者避免出現不必要的事故。”上海飛鼠軟件副總經理林欽告訴,他們即將推出一套程序化交易管控系統。通過這一系統,實時監測出不滿足交易所要求的指令、賬戶,同時把已經觸及監管紅線的指令拒絕掉。“我們的系統將對每一筆指令進行指標計算、分析,并將結果展示在監控終端上,分告警、限制2級,到了告警線就在監控終端上提示,到了限制線就拒絕執行。”林欽認為,依靠技術手段的防范是未來程序化交易監控的必然趨勢。

  “我們也會仔細研究相關政策,開發出更具適應性的交易策略。”上述華爾街歸來的高頻交易者說。

(責任編輯:郝運 HN064)


評分:     

評論列表(0)
第 1- 0 條, 共 0 條.

您需要 [注冊] 或  [登陸] 后才能發表點評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