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拓者量化網 資訊頻道 新聞資訊 國內 程序化交易太深奧 專家如何“抽絲剝繭”

[轉] 程序化交易太深奧 專家如何“抽絲剝繭”

2015-10-13 16:09 來源: 杜卿卿 瀏覽:509 評論:(0) 作者:開拓者金融網

  10月9日,證監會及滬深等交易所先后發文,就程序化交易規則公開征求意見。程序化交易在中國發展已有十余年,但因其交易方式的特殊性,對很多投資者而言仍是“神秘領域”。

  到底什么是程序化交易?它是如何在股市巨震中“助漲助跌”的?新規出臺對市場有何影響?就相關問題對北京量邦信息科技董事長、北京大學對沖基金實驗室聯合主任馮永昌進行了專訪,詳情如正文。

  :證監會9日發布《證券期貨市場程序化交易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管理辦法》),首次定義程序化交易,即“通過既定程序或特定軟件,自動生成或執行交易指令的交易行為”。如何理解這一定義?

  馮永昌:一般行業所稱程序化交易,是指期貨端的趨勢交易和震蕩交易,俗稱程序化CTA。但更為全面的程序化交易,包含狹義的程序化交易――程序化CTA,也包含期貨端的高頻交易,期貨端的跨品種跨期限全自動套利交易,當然也包含股票端的交易。

  對于股票端,真正包含的就是一攬子股票的自動交易、ETF折溢價套利自動交易,以及股票和股指期貨交易的自動套保或者套利交易。因為股票端不是完備的雙邊市場,又實行T+1,所以股票端的高頻交易基本不存在,股票端的程序化趨勢交易也幾乎不存在。

  中國證監會的定義是正則且合理的,只有這種正則的定義,才能構成全面的法律法規的基礎。

  《日報》:程序化交易在我國的發展現狀如何?主要有哪些應用?

  馮永昌:狹義的程序化交易(程序化CTA)早在本世紀初就已經在期貨領域大幅度應用。不過,因為大“金主”對這些復雜且賺取小錢的策略不感興趣,才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2005年首批ETF上市催生了證券領域的套利交易,尤其是自動套利交易;2010年股指期貨上市促進了證券期貨市場的聯動,催生了跨市場套保和套利的程序化交易。這種套保交易可以不采取程序化交易,套利交易則最好采取程序化交易。

  高頻交易是程序執行的交易,不過高頻交易策略主要賺取“盤口”的機會,規模可以忽略不計;程序化CTA因為流動性、“滑點”、資金管理等這些策略約束的存在,規模也不大,一個產品3000萬就不算小了;籃子股票交易、套保交易的程序化執行,ETF或者指數期現套利交易的程序化交易規模比較大。

  《日報》:在前期A股震蕩過程中,程序化交易、高頻交易、場外配資、惡意做空等交織在一起,剛剛出臺的《管理辦法》及交易所細則,也都對程序化交易設置了多方面的限制,并有禁止性交易行為。你認為程序化交易本身是否有“漏洞”?

  馮永昌:舉個例子來說。程序化交易好比一輛車,特定條件下,一輛滿大街都可以看到的車也可以用來制造危險。因此,一方面需要交通規則,一方面需要在特殊地方實行防護。高頻交易是跑車,跑車雖然小眾,也是車。有危險分子用普通越野車實施了襲擊,有飆跑車的個案引起了民怨,解決之道終歸不是禁止車,而是管理車,尤其是用車的行為。

  《日報》:市場有關程序化交易的爭議焦點,在于其是否“助漲助跌”,在股市震蕩時加劇波動。你認為程序化交易如何對市場趨勢發揮作用?

  馮永昌:這個問題非常核心。程序化CTA是程序化交易的主要應用,趨勢交易是程序化CTA的核心邏輯。然而,趨勢發生的時候很少,全世界市場歷史上大致有35%左右,趨勢是無法事先判斷的,因此大部分程序化CTA的交易注定都是失敗,只需要需要嚴格的止損,用趨勢來臨時較高的賠率來彌補趨勢交易系統性的低勝率。

  在沒有趨勢發生的時候,程序化CTA其實是市場流動性的提供者,是震蕩行情的交易對手。少數趨勢來臨時,跟隨信號買入行為當然延伸了趨勢,助漲或者助跌,但是這些策略自動都帶有跟蹤止盈,因為其他策略交易者引起的價格波動很容易讓程序化策略出場。

  另外,不同人構建策略的時間周期不同,從秒到分鐘到小時到日,不同尺度上看同一個價格走勢,有人看到的是上漲趨勢,有人看到的確實下跌趨勢,不一而足。

  我的結論是,程序化CTA的一個個案在特定時空點上對其他交易的品種會延續趨勢。但是宏觀來說,有三個問題:第一,程序化CTA不生產趨勢,而是跟隨趨勢;第二,出現系統性趨勢的比例較小,大部分時候他們貢獻流動性;第三,不同程序化CTA策略是互相打架的,不可能形成合力。

  而除了程序化CTA,其他程序化交易都是在平抑漲跌,他們最怕的都是大幅度的上漲和下跌。

  《日報》:新規則對行業有何實際影響?

  馮永昌:其實從中金所抑制股指期貨投機的政策出臺那天起,程序化CTA基本就宣告死亡了。因為股指期貨是程序化CTA的主戰場,商品市場的程序化CTA占比不到20%。

  對于其他類型程序化交易來說,監管會暫時增加產品發行成本、IT成本、展業成本,短期會產生較大沖擊。長期來說,有監管肯定是好事,但放開股指期貨限制,可能比是否管理程序化交易可能更為迫切和重要。

  《日報》:對當前的規則你有哪些建議?

  馮永昌:細則消化還需要時間,但有一點,我認為不應對程序化交易實行差別收費。如果頻繁撤單等行為影響了市場,那應該針對整體交易行為調整收費。

  量化投資包含研究和交易,交易可以是手工也可以是自動。程序化交易執行的指令可以是量化投資研究出來的,也可以是其他主觀甚至惡意的指令。因為程序化交易和量化投資的邏輯,既非充分,也非必要,二者僅僅在必須程序化執行的量化投資策略上產生交集。研究是個開放的領域,但交易是個敏感的行為,所以監管層履行交易監管行為無可厚非。量化投資未必是程序化交易,程序化交易也可能是惡意做空,的確,程序化交易需要監管,給它明確的定義與身份,監管和扶持。另外,程序化交易者往往是高智商的人,且比較獨立,他們的意見往往是碎片化的,希望可以反饋到主流意見中。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評分:     

評論列表(0)
第 1- 0 條, 共 0 條.

您需要 [注冊] 或  [登陸] 后才能發表點評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玩法